登錄 注冊

《越中覽古》李白唐詩鑒賞

時間:2019-05-29 全唐詩 我要投稿

  越中覽古

  李白

  越王勾踐破吳歸,

  戰士還家盡錦衣。

  宮女如花滿春殿,

  只今惟有鷓鴣飛。

  李白詩鑒賞

  這是一首懷古之作,是詩人游覽越中(唐越州,治所在今浙江紹興)時所作。在春秋時代,吳越兩國爭霸南方,成為世仇。越王勾踐于公元前四九四年,被吳王夫差打敗,回到國內,臥薪嘗膽,誓報此仇。

  公元前四七三年,他果然把吳國滅了。詩寫的就是這件事。

  首句點明題意,說明所懷古跡的具體內容。二、三兩句分寫戰士還家、勾踐還宮的情況。消滅了敵人,洗刷恥辱,戰士們凱旋而歸;由于戰事已經結束,大家都受到了賞賜,所以不穿鐵甲,而穿錦衣。只“盡錦衣”三字,就將越王及其戰士得意歸來,充滿了勝利者的喜悅和驕傲的神情表現了出來。越王回國以后,躊躇滿志,甚至荒淫逸樂起來,如花似玉的美人,就占滿了宮殿,擁簇著他,侍候著他。“春殿”的“春”字,應上“如花”,描摹美好的時光和景象,非特指春天。僅此一點,就表明越王將過去的臥薪嘗膽的往事拋之腦后。都城中到處是錦衣戰士,宮殿上站滿了如花宮女。然而結句突然一轉,過去曾經存在過的勝利、威武、富貴、榮華,現在只剩下幾只鷓鴣在王城故址上飛來飛去罷了。這一句寫人事的變化,盛衰的無常,以慨嘆出之。統治者莫不希望他們的富貴榮華是子孫萬世之業,而詩篇卻如實地指出了這種希望的幻滅。

  詩歌不是歷史小說,絕句又不同于長篇古詩,所以詩人只能選取這一歷史事件中他感受得最深的某一部分來寫。他選取的不是這場斗爭的漫長過程中的某一片斷,而是在吳敗越勝,越王班師回國以后的兩個鏡頭。詩篇將昔時的繁盛和今日的凄涼,通過具體的景物,作了鮮明的對比。獲致的效果往往能夠大大地加強。所以,通過熱鬧的場面來描寫凄涼,就更覺凄涼之可嘆。如此詩前面所寫從前的繁華與后面所寫現在的冷落,對照極為強烈,前面寫得愈著力,后面轉得也就愈有力。為了充分地表達主題思想,詩人對這篇詩的藝術結構也作出了不同于一般七絕的安排。一般的七絕,轉折點都安排在第三句里,而這首詩的前三句卻一氣直下,直到第四句才突然轉到反面,就顯得格外有力量,有神采。這種寫法,非筆力雄健的詩人,是難以揮灑自如的。

82期一波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