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錄 注冊

《聞雨》韓偓古詩鑒賞

時間:2019-05-29 古詩大全 我要投稿

  《聞雨》韓偓唐詩鑒賞

  香侵蔽膝夜寒輕,

  聞雨傷春夢不成。

  羅帳回垂紅燭背,

  玉釵敲著枕函聲。

  韓偓詩鑒賞

  以雨入詩,并不少見,而這首卻與眾不同,須細細體味。從“蔽膝”、“玉釵”等詞,知道所寫的是一位女子。詩的第二句不僅暗合了“聞雨”的題目,而且點出了“傷春”的旨意。而從“夢不成”的遺憾,則知她有一種十分強烈的憧憬——這顯然是愛情的提暗。于是,我們可以明白:她“傷春”的真正底蘊原是相思,而“聞雨”則是強化這種相思的一個媒介。詩打起始就著力于氛圍的烘托。“夜寒輕”,既點出時間,又說明天氣。“輕”字把寒說得似有重量,是用通感。春天本來就是煩人的季節,春夜則又增添了獨處的靜謐和境象的朦朧。天氣干燥人易煩悶,天氣寒冷人易瑟縮,唯有這輕寒較為適合,因而也最宜于情思生發。更何況閨房內又是這般的香氣氤氳呢!(“蔽膝”,是古時婦女護膝的圍裙,作跪拜之用。)

  深受韓偓影響的后世才女李清照寫道:“乍暖還寒時候,最難將息。”(《聲聲慢》)更兼春雨淅瀝,閨人傷之如何?夢是愿望的達成,這女子多么渴望在夢中與自己的愛人相會呀!但是銷魂刻骨的相思卻又使她不能入睡,因而好夢難成,這又反轉來加重了她的相思。這樣,我們便看到了雨的特殊作用。

  第三句進一步烘托環境氣氛,寫眼之所見。羅帳四面低垂,其后紅燭高照,環境華美,無奈只是女主角獨自一人,不勝寂寞孤獨之感。末句則寫她輾轉反側之狀。釵是一種由兩股簪子合成的婦女首飾。枕函是中間可放置物品的匣狀枕頭。閨人翻來覆去,輾轉難眠玉釵便在枕函上敲擊有聲。這聲音與雨聲相和鳴,形成了一種抒情色彩濃郁的節奏,女主角的無限寂苦之狀越發凸現了。

  本詩在短小的篇幅中盡力加大容量,通過多角度多層次的描寫來加強整體效果。它廣泛調動人們的嗅覺(香)、觸覺(寒)、聽覺(聞雨、敲著枕函)、視覺(蔽膝、羅帳、紅燭)等,這一切又互相融合交織,共同構成了一個感情網絡,一個幽美氛圍,一個“聞雨傷春”的總體心境。其中著意突出了夢幻與現實的矛盾,對夢境雖然作了虛幻的處理,但它卻始終是現實的一個潛在的參照系,正是這一對照,所以才把或當視為美好的現實境遇襯得苦不堪言。

  愛情甜,相思苦,春雨中的相思之苦尤甚。雨能將人的恬靜心態擊破,而引起節奏雜沓的共鳴,使人在縹緲的、音樂般的境界中去作感情的遨游,接受痛苦的洗禮。

82期一波中特